當期出版


論壇  Forum
page:242﹣249

問題與討論
Questions and Discussion

作者
Andrew Lam等
Author
Andrew Lam and others
相關領域
   
摘要

[......]



提問1:

我想請問現在越南的經濟狀況,作為難民逃離的人們的情況是什麼?



Andrew Lam:

我想的確是有一個離散的傳統。雖然經濟狀況提升了,但是教育機會可能還是要到海外尋找。同時也因為貧富差距的關係,雖然經濟比較好了,但不是每個人的經濟狀況都可以獲得提振。在越南九千二百萬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大約是三千萬人)依然處於貧窮狀態中。這意味著,特別是來自於鄉下小鎮的人,養家活口的唯一方法還是當移工,到海外去工作。



朱元鴻:

補充一點。因為我去靖廬做過研究,知道在1990年代的它們達到了高峰。放在Lam的脈絡中講,1990年代中期的時候,靖廬收的是偷渡客,只有特別的案例會被說是申請庇護,但其他的都被當作是偷渡。



黃浩威(倫敦亞非學院博士):

各位講者好,我來自新加坡,我研究的是「審查」,這涉及到對事物的分類、對人的分類。簡單來說,我發覺在台灣,在形容來自外國的勞工的時候喜歡用「外勞」這個字,這是一個簡稱。在新加坡,其實「外勞」是帶有排斥性的,是一個排外的字眼。不過新加坡這幾年有一些反思,一些志工和移工的組織用了「客工」(guest worker)這個字。當然,並不是說用了「客工」這些人就能得到更好的待遇。我想問一下,「外勞」這個字眼本身涉及到分類的問題,是在什麼樣的語境下使用?有沒有負面涵義?除此之外,有沒有其他的方式去描述或分類這些在台工作的家庭幫傭,或者是醫療監護工?



龔尤倩:

「外勞」其實是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其實我們現在大多稱呼為「移工」,移動過來的勞工。當然我覺得台灣政府一開始為什麼使用「外勞」?我想大概很清楚吧。1955年的時候,德國在引進一些客工的時候,他們用的德文其實前面也是用「外」這個字,意思就是外人(outsider)。台灣政府用「外勞」這個字,其實一開始就決定了這是客工政策,也就是說,這些移工永遠也無法在台灣拿到身分證,移工不可以變成移民。他永遠是這個社會的外人,我覺得台灣政府確實是用這樣的思維、這樣的概念。

我們現在在運動上面,因為越做越久,我們都很希望能夠翻正。雖然在現階段的運動中,還沒有辦法讓移工變成移民,可是我們希望讓大家看到他們是移動過來的勞動者,所以我們採取「移工」的說法。你剛剛提到台灣到底有多少個不同的移工型態?其實在台灣非常簡單,你提到的家庭監護工跟幫傭,這當然是官方名詞,而勞委會最近又提了另外一個名詞,叫做「社福性外勞」或「社福性移工」。不管它用什麼樣的名詞,就像你剛剛說到的,語境的問題,它用什麼樣的語彙反映了它是怎樣的意識型態,就像早期我們稱原住民是「番仔」、「山地人」、「原住民」,也包括我們稱呼外籍姊妹為「外配」、「新住民」。我認為,的確每個名詞都是一個語境,而且是鬥爭性的語境。我們試圖用「移工」這個詞把它翻轉過來。



[......]

No.34  2022 春季

No.33  2021 秋季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