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出版


思想論壇:「文化研究二十年:新世代的展望」  Forum
page:178﹣195

「臺灣-文化研究」作為第三隻眼:從我的精神與知識構造入手
“Taiwan-Cultural Studies” as the Third Eye: Entering through the Construction of My Spirit, Emotion and Knowledge

作者
郭佳
Author
Jia KUO
相關領域
區域研究及地理   
摘要

(摘錄)

我曾在2013年2月寫過〈一個世紀兒的中國自白:耳朵.土地.革 命〉1(簡稱〈自白〉)一文,作為來到交大社文所第一學期「文化研究導論」課的期末作業,以回應陳光興老師以家族史寫作的要求。〈自白〉是一則對自己精神與知識構造的記述和檢視—「耳朵」乃是關於音樂作為進入社會肌理的方式;「土地」乃是關於革命想像和以自然為思想資源的指涉;「革命」仍是我設想生命行進的軸線。五年後再檢視自己的學思歷 程,發現「臺灣-文化研究」不僅是給我最多身體感的、給我更多思想資源 的,亦是我得以隨時檢視、整理自身精神、思想、知識和革命狀況的第三隻眼。於是,在此將以不若〈自白〉那般過度個人中心和抒情的方法,試 圖以對自身精神狀態、知識狀況和革命想像演進的分析為基礎,談論臺灣學院文化研究、知識-文化-運動界之於我的知識、精神狀況形塑,進而以「返身性」為核心關切對自身知識位置、左翼知識者的精神狀態、第三世界知識取徑、「中國作為理論」的欲望等關節點進行更歷史性的提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後將標題中過於不切實際的「世紀兒」一詞改為「廢物」,見:郭佳。2013。 〈一個廢物的中國自白:耳朵·土地·革命〉,《人間思想》4,頁138-158。

出版資訊

DOI:10.6752/JCS.201912_(29).0009

No.33  2021 秋季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