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出版


思想論壇:「文化研究二十年:新世代的展望」  Forum
page:162﹣177

做土的問題:文化研究「建制」在上海
The Problem of Making Soil: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Cultural Studies in Shanghai.

作者
羅小茗
Author
Xiao-Ming LUO
相關領域
區域研究及地理   
摘要

(摘錄)


泥土和天才比,當然是不足齒數的,然而不是堅苦卓絕者,也怕不容易做;不過事在人為,比空等天賦的天才有把握。這一點,是泥土的偉大的 地方,也是反有大希望的地方。
(魯迅[1924],〈未有天才之前〉)


差不多十年前,王曉明老師在《文化研究的三道難題:以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為例》中,將如何在現有體制內開闢空間、保持活力,向其借力 而不被其收編,列為在中國大陸開展文化研究的第一道難題。這是因為,雖「反體制是文化研究的基本立場之一」,但集權統治之下體制對於資源 的高度壟斷、大學在支配性文化生產機制中的核心位置等現實條件,構成 了中國大陸文化研究在學院內建制的必要性。1

在「硬著頭皮擠入現行大學體制」十多年後,再來思考這道難題,便會發現,社會整體狀況的急遽轉變、大學體制的變革和文化研究開展的實際狀況,已經為這道難題增加了新的條件、限定和補充說明,難題的重心 也有所轉移。至此,考察體制在當代社會語境中的準確位置和實際狀態, 捕捉反其道而行之的可能與策略,進一步思考文化研究與大學體制之間的關係,促其更深入地在地化,在吸納歐美理論之外形成新的動力裝置,也就變得格外重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參見:王曉明。2019。〈文化研究的三道難題:以上海大學文化研究系為 例〉,收錄於《反戈一擊:亞際文化研究讀本》,羅小茗編。上海:上海書店 出版社。文章列出的後兩道難題是文化研究如何展開對社會良性變革的動力分 析和文化研究的中土特質如何創建。對後兩道難題,本文也有相應的思考,但限於篇幅,不做具體的論述。

出版資訊

DOI:10.6752/JCS.201912_(29).0008

No.33  2021 秋季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