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出版


書評對話:關於後帝國中國的思考  Thinking about Post-Imperial China
page:283﹣290

再現實驗場生命
Representing Lives in the Laboratory

作者
張超雄
Author
Chaoxiong ZHANG
相關領域
人類學    區域研究及地理   
摘要

2020年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讓我們再次見到了一個巨大的公共衛生防疫實驗場在中國形成。回想今年年初我在中國西南做田野調研的時候,在當地疾控中心破舊的樓裡面聽工作人員說起大家都在準備「考證」。因為多變的資質要求和職稱評級,考取不同的資格證書在中國頗為日常。但是這次疾控工作人員的考量比起升職和應對評估,更多的是對失業的擔憂。2019年中國深化醫療衛生系統改革,很多地方的疾控中心被撤銷,併入其他單位,有些則由醫院接手管理疾控工作。自非典消失匿跡多年後本就陷入邊緣化的疾控部門人人自危。除了考證,有的還在準備在職攻讀其他公共衛生相關比較吃香的學位。那個時候,雖然對武漢的傳言已略有耳聞,我們誰都不曾料到,即刻洶湧而來的新冠疫情,雖然讓疾控中心馬上變成了眾矢之的,卻可以一時間死而復生。

對比當下這場疫情的疾風暴雨,另外一場對抗慢性傳染病中的防疫人員:麻風醫生們,則經歷了更加嚴重的邊緣化,並和麻風這種被極度汙名化的疾病一起,在歷史中失語。1980年代初,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患病率低於萬分之一),中國基本完成了消滅麻風病的目標。在國家巨大的公共衛生成就和人民運動群眾的勝利背後,實作中麻風醫生的貢獻與經歷卻鮮為人知。在《麻風醫生與巨變中國:後帝國實驗下的疾病隱喻與防疫歷史》一書中,劉紹華自2003年以涼山的麻風聚落為起點,跨越整個中國、歷經十餘年的田野調研,以一種人類學的視角和方法由下而上去爬梳和重建中國的麻風防疫歷史,並進一步理解中國的政治文化和公共倫理。

作者通過對麻風醫生的口述史訪談、檔案文獻研究等方法,以麻風醫生的情緒勞動為線索去勾勒他們的集體生命史,突破英雄史的限制,並試圖以「底層」的聲音和生命來回答一個最基本的問題:中國是如何在1950到1980年代30年內達成世人矚目的麻風防疫成果的?更確切的說,這些成果是如何在政治、人心、意識形態激烈動盪,矛盾和衝突不斷之際,通過誰的付出,怎樣在實作中艱辛達成的?30年的防疫歷程,對於一個剛剛建立、風雨飄搖的國家來說,如此成果對一種慢性傳染病的消除來說稱得上是迅速有效,但對於一代人的生命來說,則是相當漫長的歲月。而這30年,也因為對麻風嚴重的社會歧視,浩浩蕩蕩的防疫運動其實被悶在防疫這個盒子裡面難見天日,在主要媒體中難以尋覓。劉紹華於是在本書中聚焦於舉國衛生運動中被嘹亮的勝利歌聲掩蓋的「底層」英雄們,讓麻風醫生們以他們的生命歷程帶領讀者穿越國家政治和公共衛生防疫,以及疾病醫療背後的社會文化意涵。

出版資訊

DOI:10.6752/JCS.202010_(31).0016

No.33  2021 秋季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