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國際時評|葛山德〈俄烏武裝衝突:戰禍的大致框架清晰,但裡面有的是戰爭的迷霧〉

俄烏武裝衝突:禍的大致框架清晰,但裡面有的是戰爭的迷霧

葛山德

 

首先,讓我先澄清定義。從俄羅斯政府角度來看,2022年2月24日在烏克蘭發生的事件不是戰爭,也不是侵入,而是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

為什麼一定要強調這個問題呢?因為軍事行動一周後,3月4日,俄羅斯通過了一項關於假新聞的法律修正(「關於修訂俄羅斯聯邦刑法典和俄羅斯聯邦刑事訴訟法典第31條和第151條」)。根據這項新的法律,任何散佈有關俄羅斯聯邦武裝部隊使用的假新聞的人士可能會被判最長15年的監禁。此外,該法律也規定,將對任何反戰的主張處以數百美金的罰款。最後,俄羅斯民眾可能因為呼籲對個人或公司實施制裁而被罰款,或因為參加反戰示威將被處以最高數千美金的罰款或2至6年的監禁。

衝突的解構。2月24日上午的消息震驚了全世界,尤其是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居民。對於俄羅斯人來說,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是一種特殊的痛苦,因為我們很多人在烏克蘭都有朋友、同事、戰友和親戚,我也不例外,我的教母就住在敖德薩 (烏克蘭南方的大港口)。換句話說,我們都來自一個不復存在的大國——蘇聯。這可能就是為什麼在烏克蘭的軍事事件對我們所有人造成如此巨大的創傷。

1991年,蘇聯解體,15個加盟共和國分別成為獨立共和國。但蘇聯加盟共和國的分離並不容易。東斯拉夫共和國——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的解體尤其令人痛苦。畢竟,在整個蘇維埃政權統治期間,共和國之間的邊界是虛幻的。蘇維埃烏克蘭裡面有頓巴斯,這個工業區大部分人口是本土出生長大的俄羅斯人。烏克蘭的三大都市:基輔、敖德薩和哈爾科夫的主要語言是俄語。蘇聯這一地區的人口如此混雜,以致於很難準確地分辨出俄羅斯領土的終點和烏克蘭領土的起點。除此之外,所有三個共和國大部分的居民都認為自己是俄羅斯東正教的信徒,並在禮儀中使用相同的語言,即教會斯拉夫語。在蘇聯被認為是永恆國家的情況下,任何領土變化都被認為僅是徒具形式(如1954年克里米亞轉交事件),邊界是虛幻的 (共和國之間沒有邊境管制,國內行政區劃只是用來提高管理的效率)。只有隨著民族國家(nation-state)的形成,那些以前不存在的問題才變得明顯,在經濟衰退和民族主義抬頭的背景下,民族之間的矛盾被激化了。

與此同時,在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後蘇聯歷史中,有一個重要的相似之處:蘇聯大企業的所有關鍵資產都落入了所謂的寡頭手中。在烏克蘭,寡頭們利用他們的經濟資源一直影響著該國的政治,而在俄羅斯,這種現象只發生過在葉利欽統治時期。隨著普京上台,大企業主變成了封建領主、也就是霸主的「贊助商」(異議商人的生意被沒收,如「尤科斯石油公司案件」)。當然,任何霸主都希望盡可能長時間地掌權,為此,霸主需要平民和精英的支持。這就是為什麼他挑起俄羅斯人的民族感情,因為絕大多數人真的想讓俄羅斯再次偉大。霸主的行為給他帶來了很高的聲望,而高聲望又讓精英們更加忠誠。的確,霸主在喬治亞(2008年俄羅斯-喬治亞戰爭)、克里米亞(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和頓巴斯(2014年頓巴斯戰爭)的行動是短期的,並且具有勝利的性質,但2022年的軍事行動在俄羅斯社會卻產生了炸彈般的效果。 這是為什麼?

軍事行動的心理效應。俄羅斯著名政論家舒爾曼 (Ekaterina Schulmann)曾說過:儘管社會上看來充斥著大量的信息,但這只是個假象,事實上,誰也沒有任何可以理解的信息。〔…〕想要為自己建立一個正在發生事情的連貫畫面的願望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頭腦的屬性之一是意識到它的局限性。這場戰禍的大致框架清晰,但裡面有的是戰爭的迷霧。

我覺得,舒爾曼很清楚地定義了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心理圖景。大多數網友,每天都在狂熱地翻閱(刷)新聞動態。這種現象甚至成為一個英語新詞——「末日刷新」(doomscrolling)。在此過程中,很多人試著為折磨他們的難題找到簡單的答案。俄羅斯著名的心理學網紅 (psychology influencer) ——斯捷潘諾娃( Veronika Stepanova )——則描述了另一個有趣的心理現象。許多人在為自己找到一個簡單的答案後,試著加入某一個或另一個群體。她認為人類是群居動物,所以獨處令人不安。在這種情況下,很少有人能夠冷靜獨立地思考。

俄羅斯民眾對軍事行動的反應。舒爾曼表示,因為對災難動態的被動觀察是無法忍受的,所以心裡需要立即採取行動。俄羅斯人都怎麼行動呢?各有各的方法:在軍事行動之初,有的人會發主張和平的、有的人會發支持政府決定的限時動態和貼文,有的人會參加反戰示威或簽署反戰請願書、有的人會在街上和家裡與鄰居或親戚進行政治辯論。然而,隨著事態的發展,政治討論逐漸讓人厭煩,而停戰的具體行動化為烏有。主要原因是上述的反假新聞法律,在新的形勢下,爭取和平的鬥爭變得不安全。不過,政府並沒有以任何方式限制親政府活動人士的權利:我的觀察是這種人還是少數的,他們主要參加集會或拉力賽,在他們的車上插上支持俄羅斯軍隊的旗幟(如下圖)。

圖片取自俄羅斯電視台3/6/2022關於民間支持政府特別軍事行動的報導:shorturl.at/kFJMR

 

 

△圖片取自俄羅斯電視台3/6/2022關於民間支持政府特別軍事行動的報導:shorturl.at/kFJMR

 

烏克蘭人的反應。正在進行的事件的主要特徵是在網路上的爭吵。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與台灣人和大陸人有點相似:我們都有共同的文化背景,共同的通用語 (俄語)。軍事行動之初,烏克蘭人開始發一些反對俄羅斯人的限時動態,指責他們無所作為,指責他們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的事實,從而使我們感到內疚,為我們自己政府的行為道歉。在這種情況下,有一件烏克蘭人不想聽,不想理解的事: 那就是俄國民眾也是自己國家行為的人質,政治反對派要麼流亡,要麼入獄,幾乎任何未經授權的行為都將受到刑事起訴。

世界反應。隨著軍事行動的發展,俄羅斯受到大規模的經濟制裁。一開始主要是政治精英和寡頭受到制裁,但是以後普通人也會成為制裁的目標。為什麼普通人會受到制裁,我還是不明白。口頭上,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等西方領袖聲稱他們不想傷害普通的俄羅斯人。但實際上,禁止簽發簽證、封鎖VISA和Mastercard,以及禁止俄羅斯飛機飛越歐洲和北美,這些都是對俄羅斯人的直接傷害。一些專家認為,西方政治人物希望通過這樣的行動來鼓勵俄羅斯人影響他們的政府。但我認為,大多數俄羅斯人還是會將一切都歸咎於西方,而對政府行動的支持只會增加。這種行為有兩個解釋:一個是針對俄羅斯人的制裁和仇恨言論,會讓他們對西方感到失望,而尋求本國政府的支持。第二個是信息真空。近期,多家反對派和西方媒體要麼關閉,要麼被封鎖。這樣看來,自己的政府和西方國家政府偶然通過共同努力將俄羅斯民眾推向孤立的深淵。

新語。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成為奧威爾小說《1984》中所描述事件的活生生的見證人。政府和宣傳媒體正在付出許多努力來確保俄羅斯人對世界有一個扭曲的畫面:戰爭被稱為「特別行動」,傷亡被過低估計,囚犯沒有報導,失敗被視為勝利,經濟災難稱為「暫時的困難」。那些公開反對這種做法的人,政府則威脅要罰款或監禁。

結論。我認為,對於這場軍事行動,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烏克蘭和俄羅斯在談判進程中沒有取得進展。閃電戰似乎正在變成一場持久戰。這場持久的戰爭將會徹底重組我們在俄羅斯和全世界所習慣的生活。不過,我希望這場戰爭能夠給大家帶來覺醒:人們將更加珍惜和平、繁榮,人們對自己的生活將會更有意識,將對環境和國家更加負起責任。

 

關於作者:葛山德,俄羅斯人,曾在台灣生活和學習四年。清華大學人社院碩士畢業,專長為亞際文化研究。在台時訪問了許多東亞和東南亞國家。目前在一間國際媒體機構當編譯者。業餘時間,會舉辦一些關於台灣和越南歷史的演講和中文口語俱樂部的活動。

 

 

No.33  2021 秋季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