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秋季 23
專題導論  Disquisition Introduction
頁數:119﹣126
香港再還是不再,問題並非如此: 大中國的「認同」過程與其批判挑戰
Hong Kong No More, That is Not the Question: The Process of ‘Identification’ in Greater China and its Critical Challenges
  (1)
作者(中) 陳奕麟
作者(英) Allen Chun
中文摘要 近年來,香港面臨了新的生存危機和文化挑戰。懷舊香港者都表示遺憾,「香港不再」。也許1997年代表了社會變遷的重要關頭。無論如何,香港的本質感覺上有所不同,其原有特色逐漸消失或受到威脅。過去對香港的社會文化評價及詮釋了解必須同時被淘汰;簡而言之,它不合乎新時代。在大中華時代,香港扮演了重要角色。對於大陸而言,香港和臺灣代表了文化刺激、經濟啟發與現代啟蒙的主要資源。由於大中國的興起,基本局面明顯轉變。香港和臺灣不僅淪為次要因素,而且其獨立性同時受到打壓。上述巨變如何理解?政治政策強調「一國兩制」的治理原則。一般學者和大眾媒體紛紛指出,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後所導致的若干變更。史學家易於區分英國殖民主義與大中國國族主義時代之別。上述套裝模式具有多大的事實價值?其深層的理論詮釋有多準確的眼光?筆者認為現有主流論述、架構和評價,透露出對某些皮毛現象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文化研究能釐清什麼?筆者強調香港的(後)殖民主義狀況,一方面試圖修正既有的殖民主義定義,一方面暗示香港未來文化批判的可能性。(後)殖民主義表徵某種批判意識。大中國在香港9 7後能否代表新時代的殖民主義霸權?文化研究要如何解讀澄清?香港與臺灣是否遭遇同樣的掛勾危機?文化如何形塑批判和挑戰?

[……]

[…………]

羅貴祥所著〈從海盜邦到耕作村:國家主權下香港的海岸與農地敘述〉一文中,「嘗試探討這些敘述所能提供的有限可能性與策略,反思(象徵性)抗爭的平凡面貌,為隱蔽性反抗賦予新意義,以及尋找它們造反的潛能。」(2016: 130)嚴格說來,與97後的香港沒有直接相關,但作為比喻,仍然間接地挑戰9 7後當代的政治危機。張佩思所著〈香港本土論述、文化解殖、後殖民創傷之弔詭關係:以保衛皇后碼頭運動為例〉一文,相反地嘗試從97後的「國族/殖民」狀況,透過保殖/解殖間的表面弔詭,反思後殖民記憶的深層意義。陳蒨所著〈香港金紫荊廣場: 身分認同爭議〉一文,直接解讀97後的國族主義:它不僅是與香港人的文化意識毫不相干,而其中立性質是頗具影響力的想像威脅。彭麗君所著〈公民抗命與法治共同體:香港的可能〉一文,希望從香港青年如何想像「共同體」的可能性作為出發點,並帶有反思「民主」的意味。童慶生所著〈香港,誰的香港?〉一文,也許從相反立場來挑戰文化二分的策略模式。解殖一定是本土庶民抗爭嗎?
|M pڭ
No.23  2016 秋季
No.22  2016 春季
No.21  2015 秋季
No.20  2015 春季
No.19  2014 秋季
© 2014 Cultural Studies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