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期出版


編輯室報告  Editorial
page:4﹣7

編輯室報告:文化研究二十年
Editorial: Twenty Years of Cultural Studies in Taiwan

作者
王智明
Author
Chi-Ming, WANG
摘要

文化研究二十年
Twenty Years of Cultural Studies in Taiwan
— 編輯室的話

(摘錄)
1998年年底,一群來自不同學科背景的學者在臺北月涵堂,召開第一 次的文化研究年會,會後宣佈中華民國文化研究學會成立,文化研究自此正 式成為中華民國學術體制裡的一環,即令在科技部(昔國科會)的規劃中, 它至今仍只是一個次領域,而非學門。不過,學會的成立,起碼在建制史的 意義上,標誌了一個新興領域的成形,一如新生命的誕生。當然,以新生 命的誕生來比喻學術領域的成形或許未必恰當,因為學術的起點紛雜而蔓 延,學會的出現只是其結果,而非其源始。畢竟學術史的發展未必都能指 向某一個「源點」(origin),而是許多「起始」(beginnings)敘述的疊加,一 如薩依德(Edward Said[1935-2003] 1985: xv)在《起始》(Beginnings: Intention and Method)一書裡指出的,「起始不只是一種行動、也是一種心態,一種 工作、態度、意識」;它既是「實務的」,也是「理論的」。以1998年為紀,當然只是文化研究在臺灣的起始之一。1992年和1996年在新竹清華大 學召開的兩次「軌跡」(Trajectories)會議,或是1990年代初期在報紙副刊上 活躍的文化批評,甚或是1980年代以降的黨外及諸多社會運動(尤其是勞 運,農運和性別運動)的開展,或許都可以被當作是文化研究的「起始」; 我們甚至可以回到魯迅的雜文、解嚴前後的鄉土文學和民眾劇場,而不只是 經過翻譯的伯明罕學派和法蘭克福學派,去尋找文化研究在中文世界裡的基 點和脾性;或是回到另一種以學術出版為基準的建制想像:如2000年創刊的 Inter-Asia Cultural Studies,2005年創刊的《文化研究》或是2007年創刊的 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來標定文化研究的發展與變化。但 是尋根問祖不是為了打造神壇,建宗立派,而是要思考學術領域的歷史意義 與現實作用,測定學術的發展,以對自身展開檢討與批評。以1998年為起點 因此不是為了將文化研究的「源起」定於一尊,而是藉此「事件」出發,進行學術建制史的探索,進行一種工作,回想一種態度,乃至召喚一種意識。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

No.28  2019 春季

No.27  2018 秋季

No.26  2018 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