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新冠肺炎下的兩岸移動」論壇 ── 第三部分:移動與邊界|朱春聰〈新冠病毒疫情中的移動、邊界與技術性策略 — 赴臺陸生集中隔離與遠程教學〉

「新冠肺炎下的兩岸移動」論壇──第三部分:移動與邊界

          今年年初新冠病毒發生後,在臺求學與工作的陸港澳學生和博士後研究員,以及過年回鄉省親的大陸配偶立即面臨,因為防疫特殊處置而無法返臺、或被迫滯留第三地的窘境。同時,也有在大陸工作的台商和台商因此無法返回工作崗位,甚至在兩岸對奕的緊張態勢中蒙受不必要的指摘。雖然疫情尚未過去,防疫的邊界管制亦未消除,但相關措施已然對他們造成傷害,也讓兩岸關係的前景蒙上一層陰影。尤其4月9日中國大陸教育部宣佈暫停陸生來台升學就學的試點工作,不僅加劇兩岸關係的惡化,更實質地影響了「陸生」的權益,乃至未來兩岸高教的地景。是故,我們希望藉著舉辦這一系列的文章,向受到影響的朋友們表示關心和致意,並且展開對「陸生」、「陸配」以及其他兩岸身份的討論。同時,我們也希望透過不同視角的觀察,思考兩岸移動的未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冠病毒疫情中的移動、邊界與技術性策略

赴臺陸生集中隔離與遠程教學

交大社文所|朱春聰

 

摘要

          2019新冠病毒疫情以來,臺灣政府對陸生的各種防疫措施引發諸多爭議。筆者選取移動與邊界作為理論取徑,借由疫情發生之後臺灣教育部印發的《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學校對陸生管理計畫工作指引》中的集中隔離所引發的廣泛探討,思考兩岸關係的特殊性為何?移動理論的普適性與邊界理論清晰的政治劃分並不能完全解釋冷戰之後的兩岸特殊性,兩岸之間通常通過技術性策略去解決分治狀況下的跨界交流與邊境管制,以應對兩岸特殊的主權與領土狀況。筆者借助資料收集與微信訪談,展開三層探討:身分與歧視——陸生經驗、集中隔離政策的合理性——臺灣《傳染病防治法》、邊界穿透的可能性——遠程教學。這三層探討分別從陸生視角、臺灣政府視角與邊界穿透的可能性視角出發,思考兩岸關係的特殊性,關注兩岸關係的未來。在兩岸邊界管制(集中隔離)的分類與劃界中,網路社會(遠程教學)成為新的流動與穿透邊界的力量。筆者在邊界的管制與穿透間重新理解什麽是兩岸的特殊性,並重新檢視邊界在管制與穿透之間的關聯。兩岸事務的一些特殊處理方式所運用的技術性策略,並非有意模糊兩岸邊界;而是通過技術性策略,使得兩岸之間的交流成為可能。這種模糊,是妥協、是發明、是權宜之計,也是兩岸特殊性的展現。不過,現今陸生仍無法入境,「暫緩」是暫時還是永久也未可知,技術性策略最終也無法完全解決無法交流的困境。

 

一、引言

          1949至今的兩岸跨界移動交流,就在臺灣的大陸人而言,人數最多的有三類:陸客[1]、陸配[2] 與陸生[3]。2011年1月6日臺灣教育部發布《大陸地區人民來臺就讀專科以上學校辦法》[4],同年3月24日大陸國務院臺辦發布《大陆居民赴台就学》[5] 通知,宣告兩岸達成「有限制」[6] 的陸生就讀協議。根據臺灣教育部《陸生來臺研修及修讀學位統計》,2011-2018年來臺學位生總計為16,387人,研修生(交換訪學)總計為188,263人[7]。其中大陸限制學位生的戶籍來源為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廣東、湖北、遼寧八省(市)。

          陸生教育政策的初衷是帶來兩岸的溝通、流動與連接,是邊境管制之下的行動策略與社會關係網絡產生新的跨越邊界的可能性。但兩岸政治風起雲湧,政黨輪替與意識形態疏離使得這種「通」已經逐步變為「不通」,這種流動也出現靜止甚至封閉的一面。新冠病毒疫情發生以來,臺方對返臺陸生的健康管理爭議,不斷使筆者關注到邊境政策中的管制與封閉性。兩岸關係不斷冰凍、兩岸教育部門無法在政策信息上進行交流互動,陸生團體只能抱團自助,爭取自身權益。這種自救大多以聯署、建議書的方式發生,在新冠病毒事件中,臺灣教育部、臺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以下簡稱疾管署)、臺灣各大高校國際處都先後出臺各種政策與措施,陸生的自救行為、臺灣學者與民間團體對陸生的聲援也主要通過與前三者的互動展開。

          主要爭議如下:2020年1月26日,臺灣疾管署發布命令,規定湖北籍大陸人士全面禁止入臺:「陸生即日起至2020年2月9日暫緩入臺」,其餘來臺交流的大陸人士、陸配也必須配合自主健康管理14天。針對陸生,臺灣教育部印發《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學校對陸生管理計畫工作指引》(後文簡稱《指引》)中的第三條規定:對於大陸陸生採取集中監測管理,即2020年2月9日之後赴臺入境的陸生需以一人間或者屏風區隔的多人間方式進行14天的集中隔離。此後,在臺陸生則針對此份《指引》中的配套與要件不夠明確、各單位說法不一、多人間隔離存在風險等質疑而發起聯署書,在一日之內有超過5,693位學生聯署,其中4,541位為仍在就讀的陸生。爭議發生後,《指引》從教育部網站上撤銷。當然,由於疫情不斷嚴重,2020年2月9日至今並未開放陸生赴臺,先前的《指引》暫時擱置,轉而變為對陸生遠程教學的替代性方案,陸生何時能夠入境成為未知。此時,臺灣各大高校對新冠病毒疫情中陸生的相關舉措從集中隔離轉變遠程教學措施的落實,陸生也紛紛開始搜集意見,與各自所在高校的教授、系所與國際處進行協商。

          筆者借新冠病毒事件中所發生的陸生移動與邊界管制,及隨後陸生網路教學狀況,聚焦於探討:臺灣政府如何借由暫緩入境與集中隔離進行邊界管制?又如何通過網路社會遠程教學技術性策略達成邊界穿透?兩岸的特殊性如何在邊界的管制與穿透中展演?即我們如何在邊界的管制與穿透間重新理解什麽是兩岸特殊性?又如何從這些理解重新檢視邊界在管制與穿透之間的關聯?

二、移動、邊界與技術性策略

          跨界、逾越問題本身就是移動問題(Cresswell 2010),在思考移動如何被抵制與管制時,同時就在思索邊界如何被跨越與封鎖(Cresswell 2012)。2019新冠病毒疫情以來,臺灣政府對於陸生的各種防疫措施引發諸多爭議。筆者選取移動與邊界作為理論取徑,借由疫情發生之後臺灣教育部印發的《指引》中的集中隔離所引發的廣泛探討,思考兩岸關係的特殊性為何?移動理論的普適性與邊界理論清晰的政治劃分並不能完全解釋冷戰之後的兩岸特殊性,兩岸之間通常通過技術性策略去解決分治狀況下的跨界交流與邊境管制,以應對兩岸特殊的主權與領土狀況。筆者通過資料收集與微信訪談開展,分析臺灣教育部、臺灣疾管署、臺灣各大高校國際處以及裹挾其中的陸生權力互動過程,詮釋兩岸關係的特殊性。筆者發現在兩岸邊界管制(集中隔離)的分類與劃界中,網路社會(遠程教學)成為新的流動與穿透邊界的力量。筆者在邊界的管制與穿透間重新理解什麽是兩岸的特殊性,並重新檢視邊界在管制與穿透之間的關聯。兩岸事務的一些特殊處理方式所運用的技術性策略,並非有意模糊兩岸邊界;而是通過技術性策略,使得兩岸之間的交流成為可能。這種模糊,是妥協,是發明,是權宜之計,是兩岸特殊性的展現。

          首先,移動是政治性的。移動是一種根本而重要的過程、一組關係、一種具有意義與權力的實踐過程(Adey 2013)。簡而言之,移動是一種充滿意義與政治性的實踐過程;對移動的研究即用移動視角追蹤政治與社會生產的過程、用移動實踐去檢測歷史與文化的過程。這也是在面對陸生議題時,要採取移動的政治性作為分析要素的緣由。陸生來臺是一個政治化的移動過程,教育作為載體與技術性策略;這一政治化過程並非均質的,對於陸生戶籍與學校的限定,本身便是權力的實踐過程,有一套社會區隔標準,是一種「權力幾何學」實踐。八個省份的篩選標準、“985/211”學校的劃分、獎學金的設定等政策要素,本身便有一種社會區分標準,是一種「權力幾何學」意義上兩岸跨界移動。

          現階段,面對2019新冠病毒疫情,臺方對於陸生的一系列邊境管制與排除政策,誰可以入境、誰不可以入境、入境之後誰需要居家隔離、誰需要集中管制等引發了諸多爭端,在這些爭端中,對於不同人口分類的移動是受限的或是暢通的,本身便是政治性的體現。這之中緊急狀況下的主權決斷、犧牲邏輯、國籍與人口分類、健康治理與醫療資源分配等等議題都通過實體與想像邊界的建構與管制一一展開。

          其次,應注意到日常生活中的邊界。過去邊境、領域和邊界作為人文地理學,尤其是政治地理學重要的概念,時常以民族國家(nation-state)為討論核心。但當代因為科技發展與後冷戰政經局勢,如新自由主義的帶動、網路社會的形構、時空壓縮的形成,許多人事物有更大規模更快速的跨境移動,舊有以民族國家為框架的分析取徑面臨諸多挑戰,日常生活與邊界的連結必須被納入邊界研究的考量[8]

          邊界在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Balibar 2002)、無時不有。這種無處不在的日常生活邊界表現為兩點:其一,邊界通過社會權力的話語景觀展演在國家意識形態與物質景觀之中(Paasi 2009),譬如書籍、報紙、演講、展覽等等。其次,邊界具有「管制的技術地景」,並存在特定的區域用來宣稱國家邊界主權、展演管控與監督功能等,譬如邊防的審問、監管、控制與驅逐等等。由此,邊界即使無處不在,卻總會在特定區位發生關鍵作用(Salter 2008)。研究者應對日常生活中的不同邊界區域,作情景化的差別分析工作。新冠病毒疫情以來,邊境策略中的暫緩入臺與臺灣教育部《指引》的頒布,便是日常生活中的邊界管理政策,用來操控陸生身體的移動路徑從而實現疫情防禦與管控功能。

          再次,技術性策略與主體性不容忽視。日常生活中的邊界探討是以國家為視角,將國家與邊界對應起來(Paasi 2011),可見者為國家邊界的展演、穿透與縫合,卻忽視了邊界行動者主動創造出來的縫隙,以及可能帶來的反轉與縫合的意義。當研究強調要從國家中心解放出來,看到散布在日常生活中的邊界之時,其實追問的是這些無處不在的邊界如何在我們可能未見的關係中支持著國家權力的運作?相對地,我們對於國家的認識,也需要看到不同行動者在跨越、穿梭、連接與阻斷的邊界關係中如何可能對國家/資本進行抵抗,以及如何可能反過來重構國家的主體性(朱淩毅2019)?

          2019新冠病毒疫情發生以來,陸生暫緩入境,此時網路遠程教學提上日程。在這一過程中,邊界管制與滲透的技術性策略,通過網路社會的流動空間展演出來。流動空間概念,不僅描述與解釋當前資本主義再結構所造成的現象和運作邏輯,也提示了當前社會危機的形式,以及暗含在同一個邏輯中的出路(Castelles 1989)。這一出路也是解決目前陸生無法赴臺困境的權宜之計。

三、集中隔離與遠程教學

          今年新冠病毒疫情發生後,陸生立刻面臨因為邊境管制而無法返臺、或被迫滯留第三地的境遇。基於疫情期的特殊移動管制與安全考量,筆者並未採取常規的會面式田野訪談,主要通過微信、Facebook、Line等社交軟件進行語音與文字訪談,並從兩岸報刊搜集資料,微信朋友圈與FB發文也是重要的意見搜集渠道。隨著事件發展,陸生普遍由對暫緩入境的不滿,逐步轉變為如何參與疫情期學校遠程教學的討論。筆者希望藉由關注防疫邊界管制對陸生的影響,展開三點探討:身分與歧視——陸生經驗、集中隔離政策的合理性——臺灣《傳染病防治法》、邊界穿透的可能性——遠程教學。這三點探討分別從陸生視角、臺灣政府視角與邊界穿透的可能性視角出發,思考兩岸關係的特殊性及其未來。

(一)身分與歧視——陸生經驗

          在《指引》從頒布到撤銷的過程中,陸生隔離、邊界管制、疫情防禦成為相互聯繫的整體,身體與領域切實相關(Hayes-Conroy 2018),陸生身體-武漢疫情-中國大陸疫情成為共同體。身體成為跨越兩岸邊界的最小領域單位,與病毒-危險-恐懼等因素相連,臺灣政府制定集中隔離策略作為回應。事實上,新冠病毒疫情之中的陸生政策所引發的問題已經超越了防疫如何最為高效的問題,而是涉及了邊界管制中的共同體邊界到底如何劃定,兩岸關係到底如何安排等考量。陸生之所以覺得歧視的存在,不僅因為臺灣民間的極端言論中傷,也在於臺灣政府陸生政策的制度化排除與汙名化。

         這種排除與歧視是作為陸生的經驗性表述,是邊界管制(暫緩入境)與空間管制(集中隔離)在陸生日常生活的展演。紐曼(David Newman)談及邊界,提醒我們注意邊界的過程(bordering process),即邊界如何跨越、如何排除,人如何在其中有所作為,邊界在哪裡?關於接納(inclusion)與排除(exclusion)的考慮,一定是有權力關係存在的。對於陸生的集中管制政策,以及隨後而來的暫緩入境措施,這種接納與排除的變動性,皆將歧視結構與兩岸政治問題綁定在一起,也是兩岸關係特殊性的展現。筆者進而追問:由陸生身分帶來的歧視政策,是否也具有合理性?正如一位陸生對我嚴明:「臺灣地那麽小,我也能理解。」問題是,臺灣的地理空間大小、資源多寡能否成為排除與汙名的借口?

(二)集中隔離政策的合理性臺灣《傳染病防治法》

          臺灣教育部印發《因極嚴重傳染性肺炎學校對陸生管理計劃工作指引》中的第三條規定,對於大陸陸生採取集中監測管理,即2020年2月9日之後赴臺入境的陸生需以一人間或者屏風區隔的多人間方式進行14天的集中隔離。事實上,臺灣教育部印發的對於陸生的「集中檢疫」措施,是一種常見的對於不確定是否罹患傳染病的疫情管制策略,是符合臺灣《傳染病防治法》[9] 規定的。在《臺灣傳染病防治法》中,對於不確定是否罹患傳染病的人可以採取隔離、居家檢疫與集中檢疫的疫情管制策略。很多陸生之所以覺得受到歧視,原因在於,除陸生之外,不管是港澳人士還是外國人,相同入境條件下,均採取居家隔離的方式來降低傳染風險,唯獨對陸生採取集中監測的差別對待方式,並且無視陸生無新冠病毒的臨床表現,而是一刀切地將陸生當作疑似案例來對待。

          事實上,很多國家對應傳染病的防治法中都有集中檢疫的選項,比如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美國州緊急衛生權力模範法(Model State Emergency. Health Powers Act)等(柯秉誌 2014)。但集中檢疫卻有其風險所在,例如為應對新冠病毒疫情,日本鑽石公主號遊輪採取集中檢疫方式,卻對本未感染的遊客造成生命威脅,疫情迅速蔓延開來[10]。由此也可見陸生對於臺方政府「多人間屏風隔離」政策的安全性擔憂是合理的,但從集中政策的合理性而言,就目前的兩岸關係,臺灣擁有獨立的司法權,即集中隔離政策根據臺灣《傳染病防治法》具有法律上的合理性。面對疫情防治與很多跨越兩岸邊界之間的議題,不能用簡單的國與國之間,地區與地區之間的移動與邊界理論去對話,即移動理論世界範圍內移動交流的普適性與邊界理論清晰的國家、民族政治框架劃分並不能完全解釋冷戰之後的兩岸特殊性,兩岸之間通常通過技術性策略去解決分治狀況下的跨界交流與邊境管制,以應對兩岸特殊的主權與領土狀況,這樣的作法與邊界理論有顯著的不同。因此,兩岸關係的特殊性反而可以作為案例,去呈現並彌補移動理論的無界無疆,與邊界理論國家與國家之間、地區與地區之間清晰政治劃分的縫隙。

(三)邊界穿透的可能性——遠程教學

          2020年2月5日之後,臺灣暫緩全部陸港澳學生入境,各大高校紛紛改為3月2日之後開學,並開始針對陸港澳學生制定相關的就學措施。截至目前,陸生何時入境都無定數,大陸教育部宣布暫停此後陸生申請更是晴天霹靂,疫情作為事件與借口,移動的停擺與邊界的劃分將兩岸的教育政治化移動顯露無疑。

          在這一階段中,臺灣民間團體、陸生團體針對教育部與臺灣疾病管理署的聯署紛紛轉移到與各自所在高校的溝通上來。臺灣各大高校的遠程教學,大多利用Notion、Zoom等軟件與陸港澳生進行跨界視頻互動。課程中臺灣實體課程,香港、大陸各城市同學同步參與網路直播並參與課程討論。此時的時空壓縮與網路全球化彌合了兩岸實體邊界管制的界限,也消融了地方感,成為無地方的跨界狀況。有陸生對我談及:「我們學校在郵件中說明Notion在中國大陸可以正常連線;Zoom中國公司宣布在疫情緩解之前,免費版亦不設時限;同時也將平時使用Google表單收集信息的方式轉變為excel來與陸生溝通。」這種做法完全考慮到中國大陸的網路環境與使用方式,彌合了陸生短時期無法入境就學的困境,也是對實體邊界限制的穿越與互聯。現代網路遠程教學技術的運用,提醒筆者思考邊界的穿越性在哪裡?在日常生活中,邊界的意義可能是超越了實體邊境的,因此我們需將邊界放置於日常生活之中(Jones 2010),甚至網路社會之中,因為網路社會也是現代社會的一部分。應當用新的空間形式,「新空間邏輯」去思考邊界穿透的可能性。即實體的空間轉變為流動的空間,流動乃透過網路資訊之流動。

          流動空間提供了新的邊界穿越的可能性,其圖象與運作邏輯如下:掌握權力的組織在不對稱的交換網絡中,部署其功能性邏輯,而這種網絡不必依賴任何特殊地域特質來完成其基本目標,正如陸生的遠程教學狀況。這種網絡橫跨城市、國家的邊界,形成全球性的彼此聯繫。本質上,網絡中的人、資訊與資本的流動是孤立在當地社會之外的,因此這種網絡重組過程,某種程度上解構了實體邊界的意義,搭建了一種新的邊界,無形卻成為交流的可能。這種權力結構除了網絡的位置之外,否認任何地方(place)具有特殊的創造性意義,此種網絡的形態,隨著看不到的信號與不可知的符碼訊息,不斷地變動著。即邊界不斷消融,移動與交流通過網線或WiFi有形無形的基礎設施實現。

          陸生暫緩入境,展現的是一種實體空間與實體邊界管制的狀況。但邊界管制的權力運作,在流動空間中是失效的,可以消解的。新的技術-經濟範型,使得流動空間成了經濟與功能性組織的無可逆轉的空間邏輯。因此,尋找邊界出路的問題在於如何將地方的意義連接上這個新功能性空間。要重現建構以地方為基礎的邊界意義,必須同時在三個層次——文化、經濟與政治上連接上替代性的社會與空間計畫。

四、討論與結論

          兩岸邊界管制的特殊性在於,其實施過程並非按照國與國之間、地區與地區之間的邊界管制進行。而是基於兩岸特殊性、大陸國臺辦敦促臺灣政府解決陸生就學問題,及臺灣具有獨立的司法權與邊界管制權等現況。對於新冠病毒疫情之中的兩岸邊界管制,暫緩入境、集中隔離、禁止口罩防護服等醫療物資的傳輸是建立在空間邏輯與領域-邊界邏輯基礎之上的。疫情之下,臺灣各大高校針對陸港澳學生,紛紛開展遠程教學,這種教學模式構建了網路社會的溝通與新的資訊聯絡方式,跨越了實體邊界的界限。現代科學技術將移動與邊界的外延大大擴展,即虛擬的跨越兩岸實體邊界的流動空間形構。知識與交流的邊界跨越不以海峽邊界為唯一表達方式,而可以通過互聯網實現全球化的空間壓縮與尺度轉移。

          當然,在疫情仍未結束的今天,世界各地的大學大多通過暫緩入境、集中隔離與遠程教學方式進行。也成為各國普遍面對疫情無法進行實體空間教學與交流的方法。但兩岸的特殊性在於疫情期間,針對陸生政策制定與實施的過程中,陸生成為「夾心餅乾」,兩岸對於陸生政策的制定與實施也未能達成有效的溝通與交流,其引發的諸多爭議之處恰恰是兩岸邊界管制的特殊與微妙之處。

          即在兩岸邊界管制(集中隔離)的分類與劃界中,網路社會(遠程教學)成為新的流動與穿透邊界的力量,當然這種力量並不能完全替代實體空間的邊界跨越,陸生的滯留與靜止是確定的。筆者在邊界的管制與穿透間重新理解兩岸的特殊性,並重新檢視邊界在管制與穿透之間的關聯。兩岸事務的一些特殊處理方式所運用的技術性策略(暫緩入境、集中隔離、遠程教學),並非有意模糊兩岸邊界;而是通過技術性策略,使得兩岸之間的交流成為可能。這種模糊,是妥協、是發明、是權宜之計,亦是兩岸特殊性的展現。不過,現今陸生仍無法入境,「暫緩」是暫時還是永久也未可知。技術性策略最終也無法完全解決無法交流的困境。

 

參考文獻

Balibar, Etienne. 2002. What is a Border: Politics and the Other Scene. London: Verso.

Castells, Manuel. 1989. The Informational City: Information Technology, Economic Restructuring, and the Urban-Regional Process. Oxford: Blackwell.

Cresswell, Tim. 2010. “Towards a politics of mobility,”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D: Society and Space 28: 17-31.

——. 2012. “Mobilities II: Still,” Progress in Human Geography 36: 645-653.

Hayes-Conroy, Allison. 2018. “Somatic Sovereignty: Body as Territory in Colombia's Legión del Afecto,”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Geographers 108(5): 1298-1312.

Paasi, Aansi. 2009. “Bounded spaces in a ‘borderless world’: border studies, power and the anatomy of territory,” Journal of Power 2(2): 213-234.

——.2011. “Borders, theory and the challenge of relational thinking,” Journal of Political Geography 30(2): 62-63.

Salter, Mark B. 2008. “When the exception becomes the rule: borders, sovereignty, and citizenship,” Citizenship Studies 12(4): 365–380.

Adey, Peter(彼得.艾迪)著,徐苔玲、王志弘譯。2013(2009)。《移動》(Mobility)。新北:群學。

柯秉志。2014。《論傳染病防治法第48條「隔離」之正當法律程序》。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位論文。未出版。

朱凌毅。2019。《以台之名:海西邊界中的兩岸關係》。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學位論文。未出版。

 

[1] 2008年6月13日,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臺灣海峽交流基金會協商、達成並簽署《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於當年7月18日正式實施。此後開展陸客入臺的團體行、自由行、探親、商務、醫美等形式。2019年7月31日,大陸海峽兩岸交流協會發布通告:鑒於當前兩岸關係,決定從2019年8月1日起暫停47個城市大陸居民赴臺個人遊試點。

[2]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於1992年完成立法並建制中國大陸配偶制度。

[3] 筆者所指的陸生是下文談及的從2011年至今赴臺就讀的學位生與交換生統稱。

[6] 臺灣方面對陸生赴臺的限制包括:「三限」為限制採認高等學校學歷、限制來臺大陸學生總量、限制學歷採認領域;「六不」為不涉及加分優待、不影響國內招生名額、不編列獎助學金、不允許在學打工、不得在臺就業、不得報考公職及專技考試。

[7] 《陸生來臺研修及修讀學位統計》https://www.mac.gov.tw/cp.aspx?n=A3C17A7A26BAB048

[9] 臺灣《傳染病防治法》第44條與第58條第一項第四款,對於確定(或合理相信)已罹患傳染病的人可以採取隔離治療的方式;對於不確定是否罹患傳染病的人可以採取隔離(見第48條第一項及第58條第一項第四款)、居家檢疫與集中檢疫(見第58條第一項第四款)的措施。

[10] 南博一。2020/02/20。〈日媒:船員隔離不徹底或導致新冠病毒感染蔓延〉。新浪新聞中心。http://news.sina.com.cn/o/2020-02-20/doc-iimxxstf2904859.shtml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

No.28  2019 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