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新冠肺炎下的兩岸移動」論壇 ── 第四部分:面對心魔與高牆|祁先雄〈疫情、恐懼、敵意之後〉

「新冠肺炎下的兩岸移動」論壇──第四部分:面對心魔與高牆

          今年年初新冠病毒發生後,在臺求學與工作的陸港澳學生和博士後研究員,以及過年回鄉省親的大陸配偶立即面臨,因為防疫特殊處置而無法返臺、或被迫滯留第三地的窘境。同時,也有在大陸工作的台商和台商因此無法返回工作崗位,甚至在兩岸對奕的緊張態勢中蒙受不必要的指摘。雖然疫情尚未過去,防疫的邊界管制亦未消除,但相關措施已然對他們造成傷害,也讓兩岸關係的前景蒙上一層陰影。尤其4月9日中國大陸教育部宣佈暫停陸生來台升學就學的試點工作,不僅加劇兩岸關係的惡化,更實質地影響了「陸生」的權益,乃至未來兩岸高教的地景。是故,我們希望藉著舉辦這一系列的文章,向受到影響的朋友們表示關心和致意,並且展開對「陸生」、「陸配」以及其他兩岸身份的討論。同時,我們也希望透過不同視角的觀察,思考兩岸移動的未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疫情、恐懼、敵意之後

祁先雄

 

          大家好!我是國立清華大學社會所碩二的祁先雄,是來自湖北孝感的陸生。孝感是緊挨著武漢的地級市,疫情也僅次於武漢,確診人數超過湖北以外的任何省份。我的家人就住在孝感下轄縣市的一個鄉鎮上,他們都平安,我家所有的親戚、鄉親也都平安。我在武漢上了四年大學,來臺灣讀研究所之前又在武漢工作了四年,疫情爆發後我也陸續透過微信視訊聯繫過一些在武漢的朋友,聽他們講述自家生活狀態和周邊時事。幸運的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聽說哪位朋友或其家人染上新冠病毒。我自己是第二次在臺灣過年,寒假留下來也是早就計劃好的,不是因為擔心疫情而沒敢回去。我正是基於這樣的處境,來談我在疫情中的一些觀感。

          我要談的是前面幾位發言人都沒有談及的網路輿情問題。我觀察網路輿情主要是在臉書、新浪微博(類似於Twitter)和微信群。不久前在臉書上看到一位清華校友轉發的一段貼文,還配上了對大陸(的某些網民吧)痛罵甚至詛咒的評論。可能很多臺灣網民都看到過這段內容:
 

#轉推 我現在急死了,家兄在臺北殯葬處工作,昨晚收到總統府特別指令,在臺北大巨蛋集合,處理掩埋因肺炎死亡者尸體。真的死了好多人 用怪手掩埋,成百上千尸體,被埋在未完工的大巨蛋體育場下面。這是家兄冒死傳回的相片,國家封鎖消息,只能依靠你們了,救救我們草民吧!幹!太可怕了」
 

這段內容被核查為謠言。還有一個相似主題的謠言(並附圖片兩張)也被成功核查:「臺灣省疫情失控,臺軍方接管臺北,蔡當局當街燒死疫情患者。」而且有據稱來自大陸的網民承認了自己是在造謠,並講明為什麼要造這個謠。

          我第一眼看到第一段內容以及圖片的時候,就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知道是大陸網民造謠,也知道ta為什麼用這種方式造謠,跟後來看到的「網民供述」完全一致。我沒想到的是,在臺灣居然真的有人相信和轉發這類謠言,而且被處罰。

          我之所以一看就明白,是因為我之前看到臺灣媒體和網民用了同樣低劣的手法,製造了大量關於中國大陸疫情的謠言。印象最深的就是:網民根據武漢某處空氣中二氧化硫濃度超標,一口斷定是在燒屍體,而且煞有介事地計算(說是引述國外網民的)出來同時焚燒14,000具屍體!我高中是學理科的,所以很快就算出來14,000具屍體能夠「提煉」出來的硫也就二噸重(硫元素只佔人體重量的1/400),其體積大概剛剛裝滿一輛計程車的後備箱,這麼簡單的計算其實只需要初中的知識。這麼點硫,就算不是工廠復工燒煤燒出來的,你也該想到是不是焚燒醫療廢棄物產生的,怎麼也不會想到是燒人啊!但是大號粉專、甚至是有新聞牌照的主流媒體爭相報導和轉發,我還去看了頁面下方的留言,絕大部分網民都在那裡幸災樂禍、惡毒謾罵,其中很大比例還是受著高等教育的大學生和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畢業生。

          還有「【有片】武漢屠城:凡染武漢肺炎的人即時槍決!」的謠言,也是有牌照的媒體在散布。在「靠北X大」的一篇帖文裡,有人徵集「武漢殺」(根據疫情報導設計角色)的桌遊玩伴,引來兩百多名高材生點讚應和。

          臺灣的朋友看到那些關於臺灣疫情的謠言時心中有多痛苦,那麼大陸同胞看到關於大陸疫情的謠言時心中就有多痛苦,而關於大陸者比臺灣者要多得多,也惡劣得多。那位大陸網民供述,他就是看到臺灣製造那麼多低劣的謠言,心中有氣,所以用低劣到弱智的手法製造相似的謠言回敬臺灣。

          疫情期間,我們確實不難在網路上發現臺灣某些人對中國大陸的強烈敵意。但是,我也試圖去理解特定時空背景下這一股超乎尋常的敵意。一種全新的、陌生的疾病,會激起人們對染病、醫療資源匱乏的恐懼,而群體往往透過向外歸因以緩解對未知危險的恐懼、向外投射敵意以維繫本群體的團結,否則人們就要檢討和懷疑自己和鄰人,甚至跟鄰人起衝突、引起混亂。汙名(如咬定稱呼「武漢肺炎」)就是投射敵意的一種重要方式,常見的方式還有劃界隔離、排斥和攻擊。最引人慨嘆的是,群體投射敵意的對象卻往往是從「敵營」穿越邊界來到的友好使者,如最「親臺」、「友臺」的陸生陸配,最容易成為臺灣某些人「反中」、「仇中」的目標。有的臺灣人會說,他們都拿飛彈對著我們了,我們酸一下、嗆一下他們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即使大陸對臺灣部署飛彈是真的,陸生陸配也是所有大陸同胞裡面最不希望部署飛彈的呀。問題是,那些「反中」、「仇中」的臺灣人,很可能一輩子也沒見過一個解放軍,就算敢挑戰解放軍也沒機會;但他們卻很有機會接觸陸生陸配,於是就把對中國大陸的敵意全都投射到陸生陸配身上。

          中研院史語所王明珂院士在其經典著作《羌在漢藏之間》中把這類易於蒙受污名、困難時期成為替罪羊的穿越界線者稱為「毒藥貓」,源於羌族村落把從外村嫁入本村的女子視為「毒藥貓」。中國大陸網民在疫情期間對外國也投射了不少敵意,對從國外回國的留學生(也是一種穿越界線)也有網路霸凌。也許,古今中外的人類社會就是這麼運作的,沒什麼好說的。問題是我們能不能超越本能,而臻於文明之境。

          最後我來分享義大利米蘭一位高中校長在疫情期間寫的一段話,也作為對兩岸關係的期許:

 

我們對人性的尊重以及和諧包容的社會生活,才是我們時代最珍貴的遺產,也是最值得我們用理智來保衛的東西。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我們就真的被病毒打敗了。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

No.28  2019 春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