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文化研究二十年」專題討論|王淳眉〈 學術的剩餘?我讀文化研究,但不在學院〉

 學術的剩餘?我讀文化研究,但不在學院

作者:王淳眉(交大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畢,學新聞、文化研究以及攝影,在媒體、出版與攝影創作之間打轉)

(摘錄)

       接下來的文字是整理了我在2019年文化研究年會兩場自組論壇裡的發言稿與回應,內容主要環繞在自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畢業之後,文化研究之於我意味著什麼,而再思考文化研究跟我的關係。

       這兩場自組論壇的題目分別是「文化研究與我」與「我們不是來拼桌」。「文化研究與我」是一場組織五位社文所畢業的同學來分享,經過社文所的學術訓練後但不繼續在學院裡的我們,怎麼看待過去那段時間的學習與經驗?而這些經驗在進入職場後又如何重新被定義,或是我們在面對不同階段與情境的時候,如何重新定義自己的分享。作為這場論壇的組織者,起初直覺的想法來自於2018年文化研究年會上一場「文化研究二?年:新世代的展望」論壇,當時這場論壇的發表人都是正在學院體制裡奮鬥的前輩與朋友,所以論壇內容也就與他們在學院內遇到的問題有關,例如學院作為物質基礎的事實,在這個前人掙開的空間裡,因為高等教育的各種機制而感受到批判能量的耗弱與矛盾。而這個討論,延續到了2019年另一場我擔任回應人之一的自組論壇「我們不是來拼桌」。

       在「文化研究二?年:新世代的展望」這場論壇裡,我坐在台下聽著台上講者的發言,聽他們談及在學術、教學現場遇到的各種問題,也聽他們回想從?化研究課堂上、師長?上受到的啟發,並對照目前正在經歷的體制問題與種種限制,充滿無奈或是想辦法突圍的心情。對於部分共有的被啟發的經驗或是挫折,讓即使不在教學現場的我也能感同身受或有所體會。然而,或許是這樣的學術場合映襯了另一種認同焦慮:作為?個有同樣或類似被啟發經驗的碩士生/碩士畢業生,我不在學院裡,那在這種場合裡,我是誰?我可以是誰?又或者於學術之外的職場,我們也得?對被啟發、被餵養學術語言後,如何帶著累積的學識去與人溝通?而在這溝通的過程中,我們所遇到的困難是否具有某種普遍性?當我們想要談論?化研究的學習經驗時,我們應該站在什麼樣的位子去說這些經驗?而這種經驗的被述說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嗎?當外部世界那一道道堅固的牆在我們面前時,我們又該如何保持文化研究的批判與深刻,還有對思想、文化與政治的敏銳?

 

 

No.32  2021 春季

No.31  2020 秋季

No.30  2020 春季

No.29  2019 秋季

No.28  2019 春季